金融壹账通区海鹰:银行中台“乐高式”再造

8 月20日,央行上海总部召开上海金融法治运行监测点启动工作会议,并为首批设立的20家金融法治运行监测点授牌。 这可能意味着,一方面金融科技服务进入深水区,合规仍是重...

8月20日,央行上海总部召开上海金融法治运行监测点启动工作会议,并为首批设立的20家金融法治运行监测点授牌。

这可能意味着,一方面金融科技服务进入深水区,合规仍是重头戏。另一方面以银行、保险为先的金融行业新兴概念涌现,锚定的主题在寻找业务与科技的契合点。

其中“中台”战略自2019年至今尤为火热,当头部互联网集团进入组织架构调整,意图建立中台架构体系目标再次明确后,金融行业在中台架构转型的浪潮中显得低调和谨慎。

“根据行业与场景的不同,业务解耦越彻底,中台战略越能极致使用。假定银行贷款业务需要12个不同模组,中台提供标准化、模组化的板块,就像拼乐高一样,把选中的新功能接入,做好技术调试后可以投入到业务中去。”金融壹账通总经理助理、Gamma平台CEO区海鹰以“乐高积木式”为比喻告诉经观新闻。

华东地区一位城商行负责金融科技的人士则表示,最早银行应用业务(APP、直销银行、开放平台等)到流程后台管理都在各自一套系统上跑,但实际上像绑卡、转账、支付、存款、贷款等要素能力都是固定的,非标准类的不超过40%。中台战略就打破了重复建设模块的弊端,银行前端业务部门可以调用中台上的业务组件来编排业务模块。

而转型至今的金融企业全面数字化,如果没有技术中台和数据中台的支持,很难建立真正有效的业务中台。金融中台再造路上,大行扛旗,小行中台之困何解?

 

开放的“四面台”

中台成为银行摆脱封闭走向开放,实现发展的重要支撑。

区海鹰所执掌的Gamma事业部组建了针对开放金融中台“GammaO”对接着金融机构、技术提供平台、业务场景、监管部门。大开的四面台形成多方合作接入的“中台战场”。

显而易见的,第一维度首先对接的是如银行、保险等金融机构;第二维度为包括壹账通在内的技术应用能力提供方,提供智能客服、区块链、核心系统等能力,形成了开放生态的入口;第三维度是场景和流量,目前很多银保机构的创新业务都是基于新场景开发;第四维度是监管,譬如说机构的爆雷就是没有中心平台让监管获得第一手信息,而中台链接监管后,所有的业务走向,从量、质双方都在可控的范围内。

“中台就是把四方都接上的理念,从需求方、多技术提供方、业务流量入口、监管达到清晰的生态圈。GammaO解决了银行数据化转型的最大痛点。之前每个金融机构的数据系统都是一个垂直烟囱,形成信息孤岛。我们在烟囱上搭建中台,底座做成接线板功能,连接各烟囱、孤岛、数据都接到中台,实现数据共享。”区海鹰对经观新闻说道。

之后由于数据输入中台后统一做了清洗、治理、建模工作,首先就能实现解耦(解耦与耦合是对立,解耦即在代码设计机构中做拆分),形成数据中台;其次是AI的能力,包括人脸识别、声纹、智能OCR等调用模组;然后是业务中台赋能到流程和模式组建实操中;最后是“云”资源管理,中台统一管理底层的云资源,减轻了上层应用开发的复杂度,上层也可直接快速地调用所需资源。

 

区海鹰分析,基于对市场的认识,目前Gamma已经搭建十几个初始业务模型,等到一两年之后可能增长为上百个。在2020全球智博会上展示的GammaVoice语音中台已为多家金融机构提供智能服务,有效激活了70%存量客户、降低75%整体运营成本、人均产能提升5倍。

那么,以壹账通为例,技术输出是如何收费?他透露,目前中台已整合了平安内部以及外部的部分AI模型,客户可根据自身需求直接调用,只收取少量调用费用。这较以往银行花大价钱、花时间去找供应商进行技术开发而言,大大降低了综合成本。“原来银行在前端做产品服务和交易,在后台做管理,流程各自为政。”从上述银行人士的角度看来,引入中台概念后产生了不一样的路径。在支撑各种场景化、用户群需求前提下,整合服务能力和机制至为关键。他向经观新闻举例,以前银行前端销售的产品只能从后台供给的产品中选择,而现在包括以后的设想是如何快速根据场景定制生产出个性化产品,关键要靠中台的整合。中台的理想化程度是帮助银行实现产品、客户、交易和流程的整合及再造。

 

大行扛旗 小行中台之困

曾有人感叹,“金融机构从没有像今天这样需要把数据变成资产”。

2019年12月,招商银行宣布建立新的信息技术架构,设置数据中心、数据资产与平台研发中心。其中数据资产与平台研发中心的定位就是“数据中台”。通过强化了中台职能、将技术和业务最大化地衔接,从根本上改变了以往分支行分散经营的做法,统一归口管理零售用户。这是业内首个线上经营体系。

截至目前,五大行旗下均拥有了自己的金融科技子公司,在金融科技范畴内抗着大旗往前走。

而从实践层面看,当前我国银行,特别是中小银行,在寻求与技术商合作时,更倾向与技术巨头合作,引入较为成熟的模块化技术系统产品,很大程度上就是看重成熟的模块化产品能迅速上线开展业务,借此降低成本。

但是中台的介入始终和业务收入挂钩。区海鹰透露,“以前银行采购IT,包括硬件等等一次性就是几百万,流程复杂更需要立项流程、专家评审、预算审批,可能一个项目折腾下来都要一年的时间才能够真的上线。这其实对业务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不管大行,还是客户更下沉的中小行,对外部的支援需要始终没有停歇过。此前经观新闻提过,浦发银行联合开源大数据平台Cloudera提供重要大数据领域技术。在内外部举办极客拉力赛目的之一是——提高员工对数据的敏感度和运用各类算法技术解决业务问题的能力。

若按客户需求,区海鹰认为,股份制银行或规模较大的城商行、农商行等对定制化的要求较高,一般来说金额更大、设计维度更多、时间更长,需要投入更多人力、物力。但平台的最大意义是服务于中小型银行,甚至是小型银行,这才是金融壹账通的主要客户群。“每家银行基于自身需求,对中台的业务模式按需自取调用,理论上论证业务模式,不仅简化新型业务模式的流程,也降低银行开发新业务的成本费用。”

上述银行人士告诉经观新闻,在疫情期间,非接触银行在业务办理的体现之一就是在手机上问客户要证件照片完成信息收录工作。“其背后是采用智能OCR(文字识别)中台产品。通过API接口批量识别同类图片内容信息,获得定义好的输出结果,达成线上化信息收录功能。”

总体来看,金融企业全面数字化转型至今,环环相扣。没有技术中台和数据中台的支持,很难建立真正有效的业务中台;而离开业务中台的独立技术中台、数据中台其价值也将大受影响。“我们内部也在整合,从组织架构调整到产品研发、模组,能够真正形成一个SaaS(软件即服务)化、标准化、平台化的目标也是在摸着石头走路。”区海鹰坦言,“在寻求业务增长点过程,地方法院系统、金融局等需求甚至是此前不曾预料过的。”

 

经观新闻·作者|王涵


联系我们